法律、道德、宗教、自然中深藏的恶意 《看电影

来源:电子游戏厅网站日期:2020-09-10 浏览:

一声枪响后,飞向卢卡斯的子弹擦着他而过,夕阳下,站立着一个持枪瞄准他的身影。这是幻觉还是真相?恶意根本没有消失,无论是这些男人们如何冰释前嫌,恶意将永远存在,罪名也将永远无法洗清。

因为一个来自小女孩的诬告,在幼儿园工作的卢卡斯被扣上了性犯罪者的帽子。然而通过前因后果的情节我们发现,这其实是小女孩的哥哥在其心中留下的恶心的阴影,因爱而恨的小女孩不知如何处理对卢卡斯失望的情愫,转而将对哥哥的恨对准了卢卡斯。而更残酷的是,在幼儿园长和家长们的有罪推定下,卢卡斯竟“坐实”了这个莫须有的罪名。

接下来影片的大部分都在刻画成为“罪人”后的卢卡斯的不幸遭遇:他丢了工作,被人赶出超市,女友走了,期待已久的重逢的儿子也被迫离他而去。在这个封闭的亲如一家的小镇中,一向人缘不错的他,一向相互称兄道弟荣辱与共的男人们将他排挤出来,留他在孤独的平安夜里四处彷徨。有人杀死了他的狗,小镇彻底抛弃了这个“道德败坏的罪人”,一切似乎都那么黑白分明,顺理成章。

然而可怕的就是这种黑白分明。在警方因为证据不足释放了卢卡斯之后,法律的审判就失去了它的权威。因为道德的审判早已下了最终的定论:卢卡斯是绝对有罪的,不管他如何辩解如何坦白,他就是无法洗清他的罪名。因为控诉者是孩子,孩子是绝对无辜绝对正义的。在平安夜的弥撒中,心中坦荡的满脸血痕的卢卡斯受不了这个镇上人们的围攻,受不了四周的冷漠敌视和窃窃私语,终于爆发了。他不再渴望被宗教虚伪的宽恕,而是要向整个对他施暴摧毁他一切幸福的小镇以牙还牙。

在影片的最后,尽管所谓“受害者”父亲也是卢卡斯的好友出于对真相的感知而坐到了卢卡斯的家中,带来了表示慰问的圣诞晚餐。但那种犹疑和沉默的氛围还是没有消弭隔阂的坚冰,带来迟到的歉意和和解。大家更多的是不想再思考“这件事”,而不是弄清“这件事”。因为在他们的心中,卢卡斯变得可怜,而不是变得清白,大家变得疲倦,而不是变得理智。

北欧的小镇上,一个男孩变成男人的仪式是狩猎成功。他将拥有一把步枪,拥有着对一个生命生杀予夺的权力。那么在影片中,镇上的人们在法律、道德、宗教和自然的维度中,对于卢卡斯同样具有生杀予夺的权力。狩猎是残酷的,非理性的,也是必须的,符合自然的。为了生存和繁衍,人们必须拥有杀死别的生命的权力。但面对自己的同类,在法律的框架下,在某种理所当然的道德的借口下,在无所不在的宗教的氛围中,甚至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中,镇上的人们也有着对一个人审判并定罪的权力,有着摧毁他的名声和灵魂的权力。

当罪名被法律证伪后,随着时间的流逝,宗教的宽恕和道德的忘却成为了卢卡斯重返小镇的理由,大家都仿佛他从来没有被他们抛弃过似的,重新接纳了他和他的家人。但卢卡斯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,他依然警惕着。在看似轻松和谐的聚会中,一个男孩成为男人的古老仪式拉开了又一次狩猎的序幕。人们杀死无辜的动物,在古老自然的名义下,在生存繁衍的传统中,在法律、道德、宗教的框架里。狩猎中,飞向目标的子弹是如此的冷酷可怕,因为这子弹除了裹挟着生杀予夺的天赋权力之外,还带着来自心底的,彻底不相信卢卡斯无罪的深深的恶意。

0

推荐阅读

首页
电话
短信